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媒体称中国式过马路一年造成浪费4800万

发布时间:2020-03-03 17:18:41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记者算账发现

“羊群效应”一年浪费4800万元

这是不文明习惯给社会带来的额外成本

“羊群效应”究竟给社会带来了哪些不必要的麻烦和成本呢?昨天,本报记者继续采访得知,警方如果要管好一个路口,一年需要投入48万元,而武汉的繁忙路口在100个以上,要做到这些路口均没有行人闯红灯,则一年的投入至少要有4800万元。

行人观点:罚行人应先完善道路规划不然免谈

昨天,记者在青山区建设二路商场采访了正在闯红灯的市民吴女士,吴女士是一名刚拿驾照不久的新司机,但因为她并不经常开车,她接受采访时仍是以一名行人的视角在看问题。

她在讲述自己闯红灯的原因时就说:“建设二路这里的规划太差了,绿灯短,红灯长,只考虑了汽车走路,都不考虑人怎么走,你们不把斑马线多画点,不把红灯设置更合理点,不把过街路口多规划点,不把红灯汽车可以右拐禁止掉,一上来就想罚我们的钱?免谈!”

记者采访后发现,吴女士的观点其实很有代表性, 市民明先生看了本报的系列报道后主动来电告诉记者,“我是有私家车的,有时候也会步行。开车时不觉得,但轮到自己步行过马路时就觉得过绿灯很紧张了,红灯时汽车还可以右拐,一步行过马路就会发现前方、后方要右转的车辆都来了,这让我觉得红绿灯设置不合理,有些地方时间太短。”

市民马先生也向记者反映了他类似的观点,“你们可以到武泰闸蔬菜批发市场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处看看,更加混乱,车乱、人乱,我看这都是红绿灯设置和道路规划不合理造成的,不能只怪行人不守规矩,哪天规划和交管部门真的把路都规划清楚了,设置过街路口更人性化了,行人自然就会减少闯红灯了。”

司机担心:害怕行人闯红灯胜过自己闯红灯

汉口解放大道澳门路口,是个双向4车道的大路口,平常4个出口都有协警执勤,为提醒行人遵守红绿灯秩序,协警采取吹哨子的办法,但仍然不能禁绝行人闯红灯的事。

昨天上午8点05分,私家车司机万成中从解放大道左行去澳门路,与一辆闯红灯电动车发生碰擦,电动车损坏不严重,事情不大,双方协商后万成中赔偿了200元。事后万师傅直摇头说,明明是电动车主闯红灯,可是不能让交警来处理,那样又要扣车,又要耽误时间,只能自认倒霉算了。

记者随后采访了多位司机,怎么看待路口闯红灯的行人和电动车?

公交司机周光云说,尽管是明显的违法闯红灯,但行人处在弱势,一旦发生擦碰,那“一碗都是司机的”。

私家车司机罗中桂说,有的行人在晚上过马路时,觉得夜深人静车辆少,根本全国最好的银屑病医院不在乎红灯亮着,却不知司机在晚上视线不良、精力相对不集中时最容易撞上人。

昨天下午,在武昌中南路武珞路口,出租司机成化文正常行驶到斑马线上,却遇到10多个行人集体闯红灯,人群在车流中左右“穿花”,为了躲避行人,成化文的出租车碰擦了前面的小车。成化文说,这都不要紧,按规矩赔偿对方,再找保险公司就是,但如果碰擦了行人,遇到那些不讲道理的漫天要价,那才是司机最头痛的事,“我们当司机的,害怕行人闯红灯要胜过担心自己闯红灯啊!”

现场观察:实现“一人当关万夫莫闯”也不难

昨天上午,记者又走访了汉阳钟家村路口,发现与前天相比,交管部门在这里加强了管理,行人闯红灯的现象明显减少了。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了建设大道新华路口,发现这里行人过马路显得井然有序,每逢红灯亮起,每个“行人岛”上都会有协警吹哨、摇红旗阻止那些想要闯红灯的行人和电动车。

在路边,江汉交通大队还专门设置了交通秩序整治点,记者走近采访,有交警介绍,“目前对行人闯红灯的处罚方式是让他们过来背诵交通法规,对电动车的处罚就比较重了。”说完,这名交警指了指身后的宣讲背景板,示意警方对电动车的处罚都是按照背景板上所写来进行的。

记者看到,交警对闯红灯、载人和不按道行驶的电动车都可扣罚20元。采访中记者还得知,到昨天下午3点30分前后,交警在建设大道新华路口已经处罚了30辆电动车,并都记录在案了。

正在路口执勤的一名交通协管员告诉记者,“根据我的经验,只要有人管,路口就可以做到‘一人当关万夫莫闯’,但问题是,行人还是缺乏自觉性,当没人管的时候他们还是照闯不误。”

记者算账:繁忙路口至少需要6名管理者

记者又走访了多个路口,多名交通协管员向记者坦言,他们因为没有执法权,仅能靠着吹哨和摇红旗管理路口秩序,所以每个路口一定要有交警在,才能对乱闯者形成威慑力。

记者简单的算了一笔账,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一般会有4个“行人岛”,每个“行人岛”上如果设置一名交通协管员,就需要4个人,加上负责指挥交通的交警或协警,以及负责对行人、电动车进行处罚的交警,那么一个路口就至少需要6名交通管理人员。

就拿建设大道新华路口来说,记者看到,这里有2名交通协管员,2名协警及3名交警,还有1名负责拖运违章电动车的小货车司机,在这个路口警方共投入了8人。

再以解放小学的同学们调查的建设大道黄浦大街路口为例,一个路口4个安全岛,每个岛需要2个协管,每个协管一般在路口的执勤时间为6个小时,那么两班倒得16人。也就是说,这个路口一天需要16名协管员,才能把行人和电动车全管住。

再算下去,一名协警,目前的最高标准是年薪3万,一年下来,需要花费48万元,才能将路口的行人管好。在江岸区,像建设大道黄浦大街路口这样的大路口有20个左右,乘以48,数字高达960万!这还只是一个中心城区的,全市的数据更惊人。

记者随后从市交管部门得知,全市的繁忙路口超过100个,这样说来仅仅为管住这些路口的行人不闯红灯,一年的财政投入就需要约4800万元。如果算上完善道路规划的钱,这笔费用还将更高。可以说,这是不文明习惯给社会带来的额外成本。

老协管体会:武汉行人越来越文明

在解放大道解放公园路口当交通协管员的邱裕成,今年已经53岁了。昨天,他告诉记者,他当了7年的交通协管员,亲眼见证了武汉行人闯红灯的变化。

邱裕成说,他刚开始做交通协管员时,劝阻行人和非机动车一般用口哨和小旗。当时,理他的人并不多,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后来,交管部门对行人乱穿马路很是头疼,甚至有一段时期用绳子拉着,防止行人乱穿,但由于绳子很容易将行人绊倒,并且不人性化,这个举措很快也被取消了。

当时,邱裕成的一个同事,还因为劝阻行人过马路,被一个脾气暴躁的男子打了一顿。“现在,虽然说还是有人不看信号灯横穿马路,但比那个时候好多了!起码看到我们认真的态度,大多数行人还是听我们的。”

邱裕成说,行人闯红灯有很深刻的原因,除了行人自身的原因之外,交管部门也应当将信号灯等交通设施做得更人性化,例如在机动车停下来后,有一段时间人行道也是红灯,路口无人行走,其实是把这段时间的马路资源闲置了,行人等久了也容易闯红灯。如果配时更科学,相信也会减少行人闯红灯的几率。(记者 梁爽 戴维 汤华明 李爱华)

时评

对生命负责 从脚下开始

我们常把生活中的重大抉择比作“人生的十字路口”,其实面对现实里的十字路口,如何选择也一样重要。是无视信号灯与车流我行我素,还是宁等三分勿抢一秒?不同的选择背后,恐怕隐藏着不同的结果。即使“坏结果”的几率是万分之一,也将是一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更何况在这些“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之外,还会为社会带来巨大的额外经济成本。

是的,作为行人,有太多理由可以讲,有太多侥幸可以抱。我们埋怨城建及交通设施不够完善、车站与人行横道设置不够人性化;我们有信心对车速做出正确估计,也知道绝大多数小轿车不敢“抢”。可是闯红灯的本质,是自动放弃了法律规则的保护,把人身安全交到了别人的手里:万一遇到新手慌了神,又万一遇到某些突发状况,再想返回重来,可就为时晚矣。

马路上的文明,首要强调的是规则文明。各看各的灯,各走各的道。尽管道路交通法倾向于保护弱者,但那并不是鼓励大家去冒险。甚至再一步想,我现在是行人,但我今后也许会开车,我的家人朋友也会开车,当他们遇到不守规则的行人时,他们又做何感想?这种换位思考,也适用于所有的司机朋友们。

如果你认同一个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家人负责,对其他社武汉哪里能治白癜风会成员负责,那么就应当从脚下开始,做出正确的选择。走路的、骑电动车的不乱穿瞎闯,开车的守法礼让,良好风气形成了,马路乱象自然就越来越少。(林坤)

标签:

中国式

马路

媒体

南京办公家具厂家

食品饮料代理

香河富力新城

檩条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