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7-【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7:00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夏紫倾一肚子的不满和憋屈,干脆一股脑儿全抛开,将这些年她所知道的,全告诉了郦红柳,郦红柳瞬间石化。

郦红柳从没想到,那位高高在上,眼高于头顶的尊主,居然对她有这种心思。气恼之余,更多的是想找尊主当面说清。

夏紫倾见她已中计,唇角勾勾道:“师姐可知,此回我为何会被尊主下蛊!”

“自然是你违犯教规,对尊主大不敬!”郦红柳脱口道。

“呵呵!说起违犯教规,师姐不也违犯了,可尊主对师姐做了什么,又对我做了什么?师姐想想吧!”

郦红柳身躯一顿,双颊迅即涨红。

她不想被人包庇,更不想被特殊化,她所有的一切荣耀,全凭个人努力所得,如今夏紫倾说的这些,她从来没细想过,如今一想,当真觉得背脊生汗。

夏紫倾虽违犯了教规,对尊主不敬,但却不至死。尊主给夏紫倾下这无望蛊固然是狠了些。

为求公道,也为堵夏紫倾之口,郦红柳打定主意,去找尊主谈谈。

“我去找他!”郦红柳开口道。

夏紫倾手捂着心口,嘴角带着一丝冷嘲。

只要郦红柳去找尊主,所有疑团将迎刃而解。

郦红柳快马加鞭,连夜赶至明月教。

月亮尚在头顶,郦红柳顶着月光沿着曲折的长廊来到尊主寝室外。

奇怪的是,今日寝室外居然无人把守,就连常日伺候尊主的侍女也不在。这般安静景象,倒像是在等她到来。

郦红柳立在寝室外踌躇难定。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

郦红柳闻声吓一跳。

这十年来,凡是她心里所想的,都瞒不过尊主。见尊主开口,她恭敬地垂首应道:“属下遵命!”

清一色的白色帘幔随风作舞,月光如水,静静地揉进室内,留下几处斑驳,明暗不定的景象。

室内极静,唯有风拂动帘幔发出的“沙沙”声。

郦红柳环顾一周,却瞧不见尊主的身影。

这寝室如同一个变幻万千的万花筒,上回来时,还有温泉、假山……此回进来,就看见帐幔和一张长榻,除此,就是一尊点着的琉璃瑞兽香炉。

那香炉袅袅烟烟,瑞脑香的气息散漫一室。

那长榻掩在帐幔后处,细瞧之,虚虚地一抹颀长身影倒映出来。

那身影正横在长榻上,慵懒无骨的,像是刚睡醒般。

郦红柳适才觉自己鲁莽了些,打扰了尊主休息。她应该让人先来通报后再进来的,这样也能摸准尊主的心情。

而眼下的尊主,真瞧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以她这十年来对尊主的了解,尊主心情不好时要杀人,心情好时,更要杀人,所以每回议事,最好等他吃饱喝足后,掐在他入睡前最为合适,可眼下……似乎正是尊主心情最不佳的时候。常人被人扰了清梦,难免生怒,何况是这一向性情不定的尊主!

郦红柳心汗涔涔。

“何事?”

月如练透过白幔望着处于走神间的郦红柳道。

郦红柳闻声,拉回思绪,道:“属下有事,想问尊主。”

月如练身躯顿顿,拂拂衣袍,继而半坐起,垂目望着自己如云似浪般作涌的衣袍,启口道:“若是为些不相关的人来求情,本座劝你还是收起心!”

果然她心里想什么,都瞒不过尊主。夏紫倾的事她还未开口,尊主就下死令不许她替夏紫倾求情。

郦红柳抿紧着唇,一副心有不甘的,头回对尊主生起了逆反心思。

“那尊主可否告诉属下,这十年来,属下的伤是怎么好的?”

月如练唇角弯弯笑道:“自然是恢复的!左使,你不会为这种无聊事同本座闲扯吧!嗯,不过本座好似有许久不曾这样过了,今晚月色甚好,倒是适合聊天!”

郦红柳扶额,怎么觉得这尊主好似有些不同寻常,语气未变,只是听来多了几分戏谑。

她是来找他谈正事的,没想到他居然有心说要同她赏月。额,让她大跌眼镜。

月如练说到做到,只见他已缓缓起身,整起衣袍,不一会,一只素手搭在帘幔上,揭开帘幔步了出来。

一头银发自然地披散在肩头,如同一幕银瀑倾落,直至垂至脚踝处。白衣翩翩,如云似浪,在他身侧鼓作,倒是要乘风归去一般。

无疑,尊主依旧纤尘不染的要人想要膜拜。

银质面具很好的遮挡住他的面容,只露一张腥红的薄唇,和两只深邃如深海般的瞳仁在外。

郦红柳望着那张银质面具,想到夏紫倾说过的,“不信,你揭开尊主的面具瞧下!”

郦红柳眸光一滞,注意力全倾注在月如练的面具上。

纤指一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触到了面具上,然而她快,月如练的速度更快,在她伸手间,他的两根素指将她伸来的纤手夹住,继而一个旋转,将她桎梏在怀中。

郦红柳感受到腰肢上月如练的掌心传来的温暖,耳畔边有他滚热的气息,身躯莫明的颤了颤。

刚想说句什么,吻上一软,所有到口的话又被吞回腹中。

月如练瞬间吞噬她的气息。擒获住她的双唇后,转而攻入她口中。

郦红柳心跳加剧,只觉眼前人的气息熟悉的紧,脑中不时闪过夜静尘,心尖被撩拨,指尖一勾,迅即摘下月如练的面具。

眉目如画,气质同那九天墒仙,只是眉心处那抹鲜红的火焰标志,让他出尘的气质上捎杂几分妖魅气。

他不是夜静尘,却比夜静尘还要长得妖魅,他的美已无法用言语形容,连同身为女子的她都要觉羞愧。

只能用一个词形容,祸国殃民!

他不是夜静尘,却有着夜静尘气息,怎会这样?

他们间到底谁是谁,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郦红柳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

月如练发现她这个时候都能走神,不悦地道:“走神了!”

“嗯!”郦红柳回应道,却给了他更深一步攻入她口中的机会。

两人气息相缠,越吻越深。

郦红柳也不知怎么了,居然沉伦在他的气息中不可自拔。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明日有三更的哈,明天上午见!

克隆战争内购破解版

三剑豪手游内购破解版

仙域无双

彩票吧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