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1:00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神九愔含泪点头。

他实在太想娘亲,弱弱地问神灵石:“我能看看娘亲么,只看一眼,我实在太想她了!”

幻墟空间里的一切,不易被人洞察,然他是神灵石,只要有神气息存在的地方,它都能感应到。

“好!”

神灵石恢复石碑之身,一道白光后,石碑表面浮现出桑雁雪的身影。

桑雁雪闭目横卧,双脚光赤着交叠一起,两手搁于心口处,隐隐有东西往外逸,细一瞧,她的左手小指上有血珠流出。

那血珠每隔一段时间就流出一滴,随后飘向天空,融入之前结成的金色佛光中。

显然这是一种修练方式。

此时的桑雁雪处于梦幻之中,对周围已失去察觉,所有的一切是按她事先设想的进行着。

这道道佛光除了滋养大地,还维持着她在幻墟空间的感知。

此时的桑雁雪神情淡漠,面色苍白几乎到了透明。

“娘亲!”神九愔心口揪痛的紧,忍不住唤起。

桑雁雪定然是听不到的,神灵石怕神九愔太过伤心,忙隔断与幻墟空间的感应。

“神主已处于梦幻之中,她是听不到的!”

神九愔鼻翼吸吸,“那她救回父君后会不会醒来?”

神灵石愣了愣。

幻墟空间一直只是个传说,就连当年的神祖都未能突破那层,到达那个地方,它就更不可知。

一切全凭天意!

桑雁雪沉浸在由自己的梦幻世界里。

她回到了千万年前与北冥若离初遇的地方。

“阿蓂,本神今日有项任务要交付于你!”只听身着金丝黑袍的神祖对阿蓂道。

阿蓂自打出世以来,大小任务接过不少,还从来没见过神祖的表情如此严肃过,看来这项任务十分艰巨。

“师父请讲!”阿蓂垂首道。

“魔尊峫延乃天地共生,自打降世,六界就从未平息过。这些年来,本神曾多次与他交过手,都被他轻易逃脱。今日本神让你带印,率领众神前去将他降伏,你可有把握?”

阿蓂早听得峫延大名,却未与他交过手。想来能让神祖头疼的,大约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她心里没有几分把握,但仍是硬着头皮领了命。

“徒儿定不负师命,将峫延降服!”

神祖望着阿蓂别有深意地笑起,继而将一块金色的帅印交至给阿蓂。

桑雁雪知道阿蓂就是她自己,注意力尾随阿蓂而去,不想身躯一颤,居然附身到了阿蓂身上。

桑雁雪大为吃惊。

阿蓂所经历的一切,桑雁雪心里都清楚,并且知道,这场战役最后是神军大胜,她联合众神彻底封印了峫延。

桑雁雪不明白为何会回到从前,又附身在阿蓂身上。

心思溜转,脑门一亮,莫不是峫延就是北冥若离?

桑雁雪率领三十万神军,前往祝枝山擒拿峫延。

峫延很狡猾,一直不肯以真面示人,倒是用了多个替身相挡,均被神军一一击破。

桑雁雪望着被俘虏的魔兵,搜寻着北冥若离,奇怪的是同,居然想不起北冥若离的样子。

若离你真的是峫延么,你在哪?

桑雁雪发觉自己的记忆已变模糊。

大约是她回到从前后,正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历史,这种逆天而行的举动,定然会被天道反噬。

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横空出现。

那男孩面白如玉,唇红如朱,眉心处一枚朱红印记,显得他神气勃勃。一袭紫衣随风鼓作,如紫浪般在身侧起伏翻涌。

桑雁雪看到男孩,还以为是她儿子神九愔来了。转念一想,神九愔是不可能出现在幻墟空间的,那么眼前的人……是北冥若离。

“若离!”桑雁雪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喃喃唤起。

峫延眨动着一双冷如寒冰的灵眸,瞅着对面的桑雁雪,腥红的唇角露出一丝讥笑:“那老牛,此回当起了乌龟,就派你个小姑娘来与老子较量!”

他人虽小,但说出的话极有气场。桑雁雪料定此人便是峫延,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会是个乳臭未干的娃娃。

持剑的手顿了顿,“你是峫延?”

峫延似笑非笑地望着桑雁雪。

他是天地共生的魔尊,居然被个小姑娘看扁,让他十分气不过。若非他最近练功走火入魔,瞬间返老回童,哪里需要找替身相战。

纵是这样,他想,只要擒住这丫头,定然能让神祖那老头死心。

这丫头么,模样倒是长得不错!怎么以前没见过?

峫延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桑雁雪,瞧得桑雁雪极不自然。

想到自己来此是要将北冥若离带走的,桑雁雪只能讨好峫延:“姐姐我,长得好看吧!若是你乖乖听话,姐姐肯定不会伤害你!”

“切,老子才不稀罕!”峫延双手抱怀,不屑地道。

桑雁雪见他这副发萌样,状大胆子上前,一把将他抱住。

她抱得极紧,只想抢人跑路。

刚想窃喜一番,回头一瞧,怀里空空的,峫延站在不远处别有深意地望着她。

好大胆的丫头,居然连他堂堂魔尊都敢轻浮,还真是让他大跌眼界。

桑雁雪知自己的时间已不多,一旦自己肉身的血流尽,这个世界就会破碎,她会被卷入时光黑洞,化作一颗细小的尘埃,最后消失的连渣子都不剩。

想到这,纤指紧攥,再次朝峫延靠近,“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因为看到你就想到一个人!”

她心里酸胀的紧,眸底已泛起泪意。

峫延望着她,心中莫名一阵窒痛,忍不住问道:“那人是谁?”

“他是……我最亲的人!”桑雁雪本想说夫君二字,可想想,她与北冥若离到底未成亲,硬是打了住。

峫延心里有些不爽,他也不知这不爽打何而来。只是这丫头怪异的行为,深深吸引了他。

神魔两军正处于激烈的厮杀中,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主帅居然坐在一起聊起天来。

“小姑娘,能不能跟我说说那人的事?”峫延饶有兴趣地开口道。

桑雁雪望着天上的太阳,算起时间。

此时离太阳沉入地平线还有二个时辰,她要抓紧时间将北冥若离拐回去。

哪怕他现在只是个四五岁的孩童,她也要拐走他。

桑雁雪觉得自己忒似狼外婆。

桑雁雪像讲故事般,将她与北冥若离的故事讲述一番,峫延听后,稚气的脸上一派沉重。

稍一会,他吸着鼻子道:“太感动了!”

说完,身影一晃,已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面貌之美难描难画,身型已比桑雁雪高出半个头,五官渐渐浮现北冥若离的样子。

桑雁雪觉得他长得太快,高兴之余,瞥了眼正在西去的太阳,再次抱住他道:“我带你去个地方可好?”

峫延望着抱紧自己的女人,唇角牵牵,一个翻身,已将桑雁雪压制身下:“本尊还从没让个女人抱过,今日,你已前后抱过本尊两次,女人,你可要对本尊负责喔!”

桑雁雪哭笑不得。

望着少年峫延,“扑哧”一声笑道:“你若随我去那里,我就娶了你!”

峫延深蓝色的瞳仁含着抹笑意,眨眼功夫,身形又长大一圈。

桑雁雪目睹他的惊人变化,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人,反手攥紧他的一只手,随手掐起咒语。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到这里,之后会写这个的番外,明天见吧!

忍者之战手机版

疾风剑魂无限钻石

斗罗大陆高爆版手游

如果的世界百度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