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6家冒牌拍卖行吸干老太50万救命钱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09:51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李淑香呆坐在沙发上,扫视着自己的房子。即便把房子卖掉,也补不上50万元的债务亏空。为了救治罹患肺癌的老伴,她急着把藏品变现,却被数十家“拍卖机构”盯上。他们以各种名义收取费用,一个套接着一个套,套中还有连环局。“他们骗几万元不嫌多,骗几百元不嫌少,把我这个老婆子榨干了还不收手。”至今,她还能接到各地“拍卖行”打来的邀约电话。“这种拍卖机构的作为跟吸血有什么分别!”望着窗外的残叶,李淑香嘴唇上咬出了血印。老伴病重去世了,亲人也埋怨她,身上还背着50万元的债务——69岁的李淑香,孤独地踏上了漫漫维权路。

攒下30万元都用来搞收藏

沙河口区南松路的一处民宅,本是李淑香养老的居所,现在恐怕要卖钱还债了。

事情要从3年前李淑香老伴罹患肺癌说起。老伴患病后,李淑香急得不行。她手头没有多少钱,为了给老伴治病,她把主意打到了多年来收藏的藏品上。李淑香日子过得仔细,跟老伴辛苦攒下了30万元积蓄。李淑香喜欢搞收藏,2008年以来,她把攒下的30万元陆续购买了十几件现代藏品和工艺品,包括红色主题藏品、纪念玉玺、艺术品和纪念邮票等等。

李淑香盘算着,如果把这些藏品卖掉,就能解决老伴治病所需的部分费用。2012年初,正当李淑香为寻找合适的拍卖机构而发愁时,一家名为上海文物收藏协会的机构通过电话联系到她,表示可以帮助拍卖藏品。殊不知,这正是连环噩梦的开始。

借来的50万元都被榨干

3年来,有数十家拍卖机构给李淑香打过邀约电话,模式几乎一模一样;3年来,李淑香委托过16家拍卖机构拍卖藏品,前前后后给这些拍卖机构汇款金额合计50万元。3年来,李淑香也曾怀疑过事情的真伪,“但这就像一个赌局一样,既然前期已经投入那么多了,就想再找一家拍卖机构翻本。”

李淑香说,这50万元都是跟亲友东挪西借凑来的,本是打算给老伴看病;可是,为了能还清债务,她又把这些钱一笔一笔地汇出去。“都是贪念作怪,希望能把这些藏品卖上个几百万元,不仅还清了债务,将来还能留给儿子一些。”未料,她落个人财两空的结局。去年,李淑香的老伴病重去世。现在,亲朋埋怨她,债务又缠身,李淑香生活的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骗子都用了哪些花招

“拍卖机构”1

上海文物收藏协会

埋下连环套坑走10万余元

第一个给李淑香打来电话的人自称姓董,自述身份为上海文物收藏协会的拍卖部主任。董主任在未见到藏品的情况下,对李淑香的十几件藏品估价120万元。李淑香以为藏品升值了,兴奋得声音发抖。

董主任称,上海文物收藏协会跟赫赫有名的佳士得拍卖行有业务联系,具体拍卖由佳士得拍卖行负责,上海文物收藏协会作为中间人会收取1%的税费,即1.2万元。董主任通过快递寄来了拍卖协议,李淑香随即签了字,并寄去了1.2万元。

拍卖开始前,一位操着港台腔的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香港某企业老板,打算购买李淑香的藏品。李淑香说,藏品已经委托董主任拍卖了,再卖给别人就要付36万元违约金。香港老板慷慨地表示,愿意支付违约金。并且,除了上述藏品外,他还想高价收购“永固杯”、“四羊方尊”两件藏品(均为工艺品)。如果李淑香手头没有这两件藏品,那么他连其他藏品也不要了。

正当李淑香为寻找“永固杯”、“四羊方尊”两件藏品而急得团团转时,董主任打来电话,称上海文物收藏协会有这两件藏品,可以卖给她。李淑香汇款9.6万元给了董主任,购买了两件藏品。未料,香港老板突然消失了,电话再也没能打通。今年4月,董主任也消失了。

“拍卖机构”2

中华文物收藏协会

汇款7万余元后被拉进“黑名单”

2012年初,李淑香还接到了自称为中华文物收藏协会的机构打来的电话。中华文物收藏协会给李淑香的藏品估价更高,达到了198万元。中华文物收藏协会称,他们跟顶级拍卖机构嘉德拍卖行“关系不一般”,可以帮李淑香拍卖藏品,但前提是,李淑香要缴纳展厅费。李淑香如数汇款后,中华文物收藏协会又要收取海关税,李淑香再次按照要求汇款;未料,对方又提出收取保险费……李淑香先后给中华文物收藏协会汇款7万元后,她突然接到嘉德拍卖行的通知。通知称,国家有规定,嘉德拍卖行只能拍卖文物,不能拍卖现代藏品,所以将李淑香的所有资料转到保利拍卖行(同为知名拍卖行)。

保利拍卖行则表示,如果李淑香想拍卖,还需要缴纳2000元工商监管税。李淑香按数交齐。可是,保利拍卖行再次提出,由于李淑香“报名时间太晚”,导致藏品无法在国内拍卖,必须要在国外拍卖,需要再缴纳5000元。经过商量,李淑香向对方汇款3000元。

拍卖至今也没有举行。李淑香给中华文物收藏协会、嘉德和保利拍卖行拨打电话(曾跟她联系的工作人员),发现自己的手机号码被拉进了黑名单。

“拍卖机构”3

北京一公司

收款近10万后员工“出车祸”

2013年初,李淑香接到自称是北京一拍卖机构员工姜某的电话称,可以帮助她拍卖藏品。此次估价高得惊人,达到了680万元。不过,如果想委托其拍卖藏品,需要先办理成为“会员”,会员费为3280元。此后,姜某又收取了1.3万元税费、1.8万元海关税。后来,又称李淑香不是高级会员,买家的定金打不过来。于是,李淑香又按照对方要求汇款1.68万,成为高级会员。

可直到2013年9月,拍卖会也没有举行。李淑香给北京这家公司打去电话询问,对方称姜某“出了车祸,不能动。”去年年底,在李淑香不断催促下,该公司员工称,已经有台湾人想购买藏品。今年春节前,对方又称台湾人经营生意的场地失火,暂时不能来大连购买藏品。

李淑香先后给北京这家“拍卖机构”汇款近10万元,但拍卖藏品的事情却没有指望。

“拍卖机构”16

上海一拍卖机构

骗走1500元后消失

今年10月,自称为上海一拍卖机构员工的王某给李淑香打来电话,表示可以帮助其拍卖藏品,收取了1500元后消失。

记者核实

这些拍卖机构都是冒牌货

这些机构是否是正规的?昨日,记者通过民政部下属的中国社会组织网查询,并无名称为“中华文物收藏协会”的机构。同时,上海社会组织网内也没有“上海文物收藏协会”在民政部门登记。记者发现,跟正规的国家级或上海市文物机构相比,这些冒牌机构的名称只是变动了个别字眼。

昨日,记者联系了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从未与名为中华文物收藏协会的机构有过任何业务往来。另据确认,上述一些机构自称跟保利、佳士得等著名拍卖机构有业务往来,也均为冒称。而所谓的嘉德、保利、佳士得拍卖机构的工作人员,其身份均为冒充。“正规拍卖企业不会提前收取图录费、税费、保险费等费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工作人员说。

业内说法

“吸血拍卖”大连受害人并非个案

获悉李淑香的窘境后,大连富佳斋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联系到她,为她举办了慈善义拍,未收取李淑香的拍卖费用。负责人说,“吸血拍卖”大连受害人并非个案,综合以往大连多名受害人的遭遇,能梳理出两条共性特征:一是受害人都是遇到事情急需用钱,因而病急乱投医;二是受害人都指望着手中藏品能卖上大价钱,最终掉进了骗子埋设的陷阱。

同时,“吸血拍卖”也有两个显著的特征。一是掉进陷阱后,无穷无尽的收钱名目就会接踵而至;二是非法拍卖机构间存在背后交易,被一家机构骗了以后,就会有各路非法拍卖机构粉墨登场,准备“接力行骗”。

律师说法

已涉嫌诈骗犯罪

对此,辽宁宏展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认为,非法拍卖机构的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犯罪,其行为符合诈骗犯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的法律定义。

目前,李淑香已经向警方反映了此事。

涂料稀释剂批发

塑料专用破碎机批发

水管连接胶带价格

智能案卷柜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