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乡下人为赶车去省城却误上冥车跟鬼魂一起乘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4:31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这事发生在八十年代末,就在我们这地区,当事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姓张,名不详,我姑且叫他张三。

在那个时候,从我们这地方到省城,每隔两天才有一趟班车,发车时间很早,早上五点钟。

这天张三有事要去省城,为能赶上车,起了个大早,四点半没过一会就出了门,来到国道边等班车(张三家不住在城区,因此无法在车站坐车,但班车会途经此地,只要到路边等着就行。)

此时正值严冬,时间太早,天色像被稀释的浓墨,黑,又不是那么彻底。马路上空荡阒静,没有车,更别提人。寒气凛冽,张三穿得虽多,在这个点上,却也被冻得够呛,他站在路边,不停地搓手、跺脚,看看时间,五点仍差两分,按张三以往的经验,班车五点从车站准时出发,到他等车的这个地方,大概还得跑半个多小时,这样算一下,怕是还要等三十来分钟。

张三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出来得太早。

可是出来都出来了,后悔也无济于事,怎么办?熬吧,等吧,不就半个来小时么,说快也快。张三如是安慰自己,掖着双手,弓着腰,在马路旁快速地来回走动。

大约过十来分钟,张三忽然看见两盏若隐若现的车灯,远远地,正朝他这边驶来。张三原地站住,拉长脖子踮起脚,翘首远眺。

那时车很少,在这个时间段,除了跑省城的这趟长途班车,几乎不会有其他车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该不会是今天提早来了吧?

车开过来了,离张三越来越近,张三看得清楚,没错,是辆班车,张三高兴极了,没想到自己出来早了,居然车也提前到了,看来还真是老天有眼呐,看不过自己在这里挨冻。

转眼,车开近了,张三朝班车招了招手,车停下,砰地一声,门打开了,张三没多想,蹬蹬地就上了车。

车里没开灯,很暗,隐隐能看清稀稀拉拉的坐了有十几个人,后面好些排的座位还是空着的,张三扶着椅背,一步步走过去,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车缓缓启动,张三坐在座位上,颠了颠屁股,心情舒畅。张三从口袋里摸出事先准备好的车票钱,等售票员来卖票,可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过来,于是他把钱塞回兜里,啥时啥要啥时买,这收钱的都不急,他掏钱的就更没必要急了。

车子虽然没坐满,但人也不算少了,可奇怪的是,自张三上车来,车里就一直很安静,看那些乘客的坐姿,大概都没有在睡觉,可居然却没有一个人出声,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发出过。

张三出过省城好些次,今天给他的感觉,多少有点不对劲,大概是车里这些乘客过分安静的缘故吧,前几次坐这趟车,车子里总是热闹非凡,大家伙聊天的聊天,吃东西的吃东西,小毛孩哭,大毛孩叫,吵闹得一塌糊涂,何曾像今天这样死气沉沉过?

张三是个粗神经,奇怪归奇怪,却并没多琢磨,他从包里掏出两个煮鸡蛋,在膝盖上砸开,剥了蛋壳,吃了两口后又从包里掏一杯白水,就着白开水,吃起了他的早饭。

很快鸡蛋吃完,张三把水杯塞回包里,还不见有人来催他买票,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困意袭来,渐渐地,张三依稀听到自己的呼噜声,他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熟睡中的张三忽然发出呵呵的声音,身体像触电般地抽动了几下,他猛然坐直身体,显得惊慌,他被自己惊醒。刚睡醒,张三有些迷糊,往左右看了看,恍惚得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哪?我在哪里?

好一会,张三才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在长途车上,要去省城。

乡下人为赶车去省城,却误上冥车,跟鬼魂一起乘车

张三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可车厢里还是很暗,张三使劲眨了眨眼,觉得腮帮子一阵酸胀,他掏出水杯,边喝水边朝窗外看,天色仍旧很黑,车快得很快,车窗外的景物根本看不清,只能依稀看见有黑乎乎的物体一闪而过。

张三有些迷糊,这天怎么到现在,还没亮?

张三放下水杯,撸着袖口打算看看时间,这时,车突然停了,然后车门打开,上来一个男人。这人个头不高,面目模糊,脑袋上带着顶奇怪的帽子,手里还不知拿着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像面大旗。这人踏上车后,并没往里走,而站在门口,举起“大旗”,对车厢里的人挥了挥,说:“到了,都下来吧。”他的声音暗沉沙哑,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听到那男人的话,除张三外,车里那十几个乘客都站了起来,自觉有序地朝车门走去。张三稀里糊涂,拿起行李,朝前走了几步,拉住前面人的衣角问:“哎师傅啊,麻烦问下,这是到哪里了啊?”那人没说话,甚至连头都不回,仿佛聋了似的,自顾自地往前走,张三发现他的身体绷得笔直,走路姿势看起来有点僵硬,张三只好放了手。

张三把包抱在胸口,侧过身子往前挤,他打算到前面去问问司机。可往前几步后他才发现,驾驶座上居然是空的,这车的司机,居然不知在什么时候走掉了。张三慌了神,心想自己是不是坐错了车,可上车时那司机为什么也不问一下他去哪里?张三懊恼不已,又怪自己糊涂,上车前竟没有开口问一声。

这时那招呼大家下车的男人好像发现了张三,他对张三喊:“你!”

张三指指自己:“我?”

男人问他:“你怎么会在这个车上?”

张三闻言脑袋里嗡地一声响,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自己肯定是坐错了车,急忙问那男人:“师傅不好意思,我是要去省城的,这趟车是去哪里的啊?”

张三说着,又往前挤了几步,走到那男人跟前,伸长脖子往车门外看了眼,外面黑麻麻的,啥也看不清。

那男人人没回答张三,却把手中的“大旗”呼地摆到张三眼前,阴惨惨地问了声:“你看呢?”

张三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脚下一软,差点没栽下车去,这人手中拿着的“大旗”,居然是面招魂幡!

“这这这……”张三脑子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仿佛在一瞬间都没了知觉。

那人没再和张三多说什么,而是一把抓住张三的衣服,这一百二十来斤的张三,居然像件轻行李似的被他一把拎了起来,只听到那男人喝了声快走吧,张三忽地感到身子一轻,竟凌空飞了出去……张三飞在半空中,吓得不敢睁眼,只听到耳边有风呼呼吹过,然后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下,同时听到耳内一阵轰鸣,如火车驶过,随即就失去了意识……

张三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趴在一蓬矮灌木上,明晃晃的太阳正当头,阳光格外刺眼,张三飞快地爬起来,查看四周,越看越觉得此地眼熟,原地转了半圈,看见山下景物:马路、楼房、集市,以及来来往往的人……张三恍然发现,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不就是马路旁边那座山的半山腰上么!

可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到这来了?张三忽然想到那辆诡异的班车,想到那些死气沉沉的乘客和那个把他丢出车外的男人……张三冷汗直冒,连滚带爬地跑下了山……

张三回来后,这事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张三这是撞了邪,误上了冥车,所谓冥车,顾名思义,就是通往冥界的车,专门用来运载阴魂的,这张三不知触了什么霉头,居然稀里糊涂地上了冥车。据略懂这方面的人说,讲到底,这张三还是走运的,一般来说,不管你到没到时候,只要误打误撞地上了冥车,就没有回来的道理,可这张三居然还能回来,除了被吓得够呛,摔得够狠,弄脏了一身新衣裳外,居然半点事没有,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不对,是万幸。

经过此事,张三逢人便说,自己命硬,这都上了阎王老子的车了,还能被扔出来,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三自己深以为然,几年后便辞了工作,到南方下海去了,从此杳无音讯。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