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也门战事油价也门战事不会反复推高油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19:02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也门 战事 油价 也门战事:不会反复推高油价

过去一周,中东热点突然转移,围绕贫穷小国也门的争夺战急速升温,此前不断扩大的内乱演化为内战加外战式的混战。3月25日,沙特阿拉伯开始空袭也门境内胡塞反叛组织目标,并宣布组建干涉也门内乱的十国联盟。

过去一周,中东热点突然转移,围绕贫穷小国也门的争夺战急速升温,此前不断扩大的内乱演化为内战加外战式的混战。3月25日,沙特阿拉伯开始空袭也门境内胡塞反叛组织目标,并宣布组建干涉也门内乱的十国联盟。受此影响,中国暂停在亚丁湾反海盗护航行动,并于3月30日撤离滞留也门的500多名人员。胡塞武装并不示弱,宣称将对沙特等进行包括自杀式袭击在内的反击,并威胁用导弹封锁曼德海峡。一直走低的石油价格3月26日暴涨13%并突破50美元,但转日又急速回落,一周内再无反弹。也门战事将走向何方?战事又将在多大程度上左右油价走势?

也门是个经济、社会发展相当落后的国家,IMF统计表明,其2013年经济总量为391亿美元,列世界第88位;人均1461美元,居世界第144位。然而,也门地处阿拉伯半岛西南角,扼守沟通红海和阿拉伯海的曼德海峡,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同时,也门虽然自身缺油少气,日产石油仅为15万桶左右,但毗邻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蕴藏量最丰富的波斯湾地区,并直接与石油生产和出口三甲之一的沙特接壤。因此不难想象,也门战事牵动着脆弱的能源神经。

当下的也门之乱始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时任总统萨利赫渐失民心后无力掌握政权,迫于沙特等海湾君主国和美国压力,交出权力以换取体面退休。然而,萨利赫的倒台没有推动这个部落特征突出的国家走向和平、稳定和发展,相反,在不同利益诉求和新旧矛盾刺激下,反而加剧了离心态势,并改共和制为联邦制。素与中央政府不和的北部塞达省什叶派胡塞武装借机发难,要求扩大权力,并得到同属一派的萨利赫的暗中支持。在胡塞武装持续进逼下,民选总统哈迪先被软禁于萨那总统府,继而又逃到南部城市亚丁,直到在沙特干涉前夕流亡利雅得。

也门战事如果仅仅是内乱反倒简单,问题是,它又扩大为中东伊斯兰两大宗派的新博弈,一方是逊尼派阵营,另一方是什叶派阵营。什叶派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中东国家依次为伊朗、伊拉克和巴林,其中巴林政权则由逊尼派王室控制;其余穆斯林国家基本为逊尼派主导。但叙利亚则由少数的什叶派掌权,在穆斯林和基督徒各占全国人口一半的黎巴嫩,什叶派又处于政权上风。也门什叶派人口不足半数,历史上曾建立过什叶派政权。一段时间以来,沙特和伊朗相互指责对方介入也门内政,非常清楚地体现了也门跨民族、跨国界宗派之争的性质。因此,也门之战既是伊拉克内乱的翻版,也是叙利亚内乱的再现。

此次沙特纠集埃及、苏丹和海湾等阿拉伯国家,甚至吸引了南亚伊斯兰大国巴基斯坦参战,获得另一个伊斯兰大国土耳其的舆论支持,加重了伊斯兰世界同室操戈的色彩。当然,沙特阵营还明确得到美国的道义庇护、情报协助和武装助威。很显然,在也门这个容易被忽视和遗忘的中东角落又形成类似对付“伊斯兰国”的多国结盟,也可以说是美国主导的新反恐战争的翻版,而伊朗更换了身份,不再是临时盟友。中东实在太乱,这是何等的大动荡、大混乱、大分化和大组合,体现了非常典型的杂货商政治风格——任何两个国家都会因为具体的利益和矛盾瞬间结盟或成仇。这种常态式的地缘环境,也是世界油价频繁起伏的一个病灶。

也许世界不关心也门战场马赛克式的地缘图谱,只关心战火会否烧到也门之外,因为这才是大事。如果胡塞武装及其同盟者夺取西南诸省,非常轻易地控制曼德海峡和亚丁湾,进而切断地中海——苏伊士运河——亚丁湾——阿拉伯海的海上运输线,每天400万桶从中东运往欧美和亚洲的原油就会中断,全球40%的贸易也将受到威胁。当然,如果胡塞获得中短程导弹,即使不控制沿海地区,也同样可以封锁海上航线。因此,对于胡塞武装的攻势不可小视。

沙特等国宣布武装干涉也门局势,导致油价突然飙升随后又大幅度回落,没有引起持续的紧张和震荡,其原因在于,飙升是一次本能性的心理溢价,甚至可能是买家炒作。价格回落显然是市场理性判断使然。第一,对比双方综合实力和战争潜力,胡塞武装几无胜利的可能,输掉战事只是时间早晚与代价大小的问题。其次,市场基本面依然供大于求,而且沙特有足够输出存量维持其低价战略直至击垮美国页岩气行业。

当然,沙特等阿拉伯产油国的油田大多集中于半岛中东部地区和波斯湾沿岸,主要输出咽喉是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而非曼德海峡。沙特贯通国土东西、连接波斯湾与红海的南部油气管线也远离也门,以沙特目前调集15万联合陆军实力和本国上百架先进战机的空中遮蔽,胡塞武装及其盟友攻入沙特本土实属奢谈,更别说直接威胁沙特的石油开采、提炼和出口。因此,这也是石油价格涨而复跌的又一个判断。

事实上,沙特和埃及等干涉同盟已进行了充分估算和准备,当沙特战机把炸弹投向胡塞武装目标时,四艘埃及战舰已穿过红海进驻亚丁湾布防,控制曼德海峡。同时,两艘美国战舰也在红海游弋,配合多国部队在也门的军事行动,防止战事扩大到红海和亚丁湾。

部分分析人士担心,伊朗会加大对胡塞武装的支持而维持对也门的影响力,然而,也门与伊拉克不同,它远离伊朗,陆路有海湾阿拉伯诸国阻隔,海上有美国舰队控制,制空权又掌握在美国及阿拉伯盟军手中。因此,伊朗有心无力,远水难解近渴,只能提供道义和心理支持。最坏的结果是,伊朗切断霍尔木兹海峡进行策应,然而,在掐断国际石油大动脉之时,这无疑同时切断自己的收入命脉,这显然是自杀行为,绝不会发生。因此,从短期看,石油价格缺乏持续上涨空间,尤其是也门战事辐射力较小,一旦形势明朗,胜负前景已定,油价自然会稳定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间。

部分分析人士担心,伊朗会加大对胡塞武装的支持而维持对也门的影响力,然而,也门与伊拉克不同,它远离伊朗,陆路有海湾阿拉伯诸国阻隔,海上有美国舰队控制,制空权又掌握在美国及阿拉伯盟军手中。因此,伊朗有心无力,远水难解近渴,只能提供道义和心理支持。最坏的结果是,伊朗切断霍尔木兹海峡进行策应,然而,在掐断国际石油大动脉之时,这无疑同时切断自己的收入命脉,这显然是自杀行为,绝不会发生。因此,从短期看,石油价格缺乏持续上涨空间,尤其是也门战事辐射力较小,一旦形势明朗,胜负前景已定,油价自然会稳定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间。

部分分析人士担心,伊朗会加大对胡塞武装的支持而维持对也门的影响力,然而,也门与伊拉克不同,它远离伊朗,陆路有海湾阿拉伯诸国阻隔,海上有美国舰队控制,制空权又掌握在美国及阿拉伯盟军手中。因此,伊朗有心无力,远水难解近渴,只能提供道义和心理支持。最坏的结果是,伊朗切断霍尔木兹海峡进行策应,然而,在掐断国际石油大动脉之时,这无疑同时切断自己的收入命脉,这显然是自杀行为,绝不会发生。因此,从短期看,石油价格缺乏持续上涨空间,尤其是也门战事辐射力较小,一旦形势明朗,胜负前景已定,油价自然会稳定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间。

吉林杯座

天津照明开关箱

石家庄元宝折纸机

山东泡椒山野菜

相关阅读